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杏林春晓 >

把今天复制到古代去

时间:2014-05-05 17:42来源:宣传部新闻中心 作者:基础医学院 斗 蔸 点击:
关注学校发展 服务师生员工 繁荣校园文化 活跃学术氛围
  

    “你像一条蚕,不断地排出粪便,剩下满肚子银丝,你已经接近于无限透明”。“为了赎罪,我才背上一把剑,当上侠客,不惜性命,干一些能够让人夸奖的好事”。
    荆轲,历来被世人冠以急公好义,肝胆侠义之名。一曲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慷慨悲歌,一种把酒凌虚的豪迈气概,一个心怀大燕的高大形象,曾在悠悠历史上一路高调。但是,翻开莫言所写的《我们的荆轲》,为我们展示的是完全灌入现代思想的历史人物。其文若矛,直戳要害;其气若剑,直指当下。正如莫言在开头所写:这是写内心,是吸纳批评,排出毒素,是一次“将自己当罪人写”的实践。吃进桑叶是聆听批评,排出粪便是自我批评。
    权且先看一下书中的人物表现。荆轲刚开始和一般侠客一样,想一夜成名。他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报太子的知遇之恩,刺杀秦王,成就千秋大名——哪怕豁出身家性命。但是他后来觉得一切没有了意义,因为行刺无名,由此引发对人生价值的思考。荆轲最后刺秦的时候,已经没有任何功利,也没有正义和非正义,只是一场无奈的表演。作为本书的配角,秦舞阳的虚伪平庸,高渐离的溜须拍马,狗屠兄的莽撞无为,田光的暴虎冯河……都淋漓尽致地勾勒出现代社会碌碌庸人的低俗思想追求。田光有句话是这样的:“不要像我一样,借一个并不充分的理由,用自刎的方式,成就这配角的名声。”尽管他是以死明志,但是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仅仅是迫于形势,并不想真正赴死践志。而燕太子丹这边与其说是救国不如说是救自己,国仇和私怨对他而言难以割舍。他将美貌的燕姬赠与荆轲,甚至忍痛将自己臂上的肉割下来煮熟给他吃。如此令人感动,撼天动地之举,怎能不使荆轲心潮澎湃?可坚韧,敏锐,冷峻的燕姬显然是旁观者清:“也许那汤里煲着的只是一条狗腿”。
    荆轲,以及我们社会中的荆轲,你们可曾知道,若放债,去争最丰厚的利息;若演戏,去赚取最热烈的喝彩,是多么劳心费力!舞台上的戏剧,无论多么拙劣,也会赢得捧彩者的喝彩;而旷野里的演出,无论多么卓越,也注定了沉寂无声。齐之盟台,吴之宴席,赵之茅厕,草桥,韩之相府比不上甲士如云,谋士成群的秦国宫殿,因此我们对荆轲了解甚多而忘却历史其他名侠。正如秦舞阳所说:“调戏一个民女,那是一个痞子;勾引了皇上的宠妃,那就是一个诗人。”定位决定地位,时势造英雄,英雄还是枭雄,还凭世事风云。利刃在手,易起杀心;权大无边,必搞腐败。“出名之心,人皆有之”,“是人就有弱点,不能求全求毁”,这又是现今多少沽名钓誉者的不懈追求。可他们也是矛盾的,正如檐下麻雀飞不过几家瓦舍,田中老鼠活动不过几道垄沟,渺小与伟大,低俗与平庸,成才与堕落,相差的不仅是最终结果,更是根深蒂固的道德观念。
    循嗅书香,看书中荆轲,悟我们的荆轲。古之荆轲,又怎知今之荆轲?鞭笞讽刺,把今天的思维复制到古代人物中,不正好达到这个目的么?

 

发布者资料
刘默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:1970-01-01 08:01 最后登录:2014-05-05 17:05
推荐内容